本当の中国を掴む情報戦略

2019 年里,全球美容美妆产业的前 100 强企业都经历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06-12 11:25


作为“美容产业从业者指南”的 WWD Beauty Inc,每年都会由自有专业编辑团队编制、推出两个重磅产品:12 月中旬发布的 WWD Beauty Inc Awards(年度美容产业大赏),和 5 月中旬发布的 WWD Beauty Inc’s Top 100(美容企业百强榜单)。


前者以各大奖项表彰这一年里为美容产业做出惊艳贡献的个人和企业,自 2002 年开始,作为美容美妆产业内最具标杆意义的奖项,每年的颁奖早餐都聚集 150 产业领军人物——从品牌高层、零售业翘楚,到社交媒体重量级影响力人物,为当代美容美妆产业喝彩,更为明日带来创新愿景。


后者则以各上榜公司 2019 日历年的经济状况为依据进行科学、严谨的量化考察,对于那些财年计算并非从 2019 年 1 月 1 日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公司则取年销售额估算值(EST.)。所有销售数据或由公司财报提供,或由业内专业数据统计机构产生,其权威性、科学性、国际性皆有目共睹。


“大赏”与“榜单”一起,详尽地展现了当下全球美容产业的全景画面——不仅以严谨事实为基础,反映呈现市场现状,还给出了时尚产业专业媒体对全球美容行业完整深入的观察和评选,有着“全球美容产业发展年鉴”一般的重要意义。


不久之前,2019 年 WWD Beauty Inc’s Top 100 榜单发布,今天 WWD China 先在这里选取部分精华内容与中国用户分享。


2019 年,法国美容巨头欧莱雅集团(L’Oréal)以 334.4 亿美元的年销售额(同比增长 10.9%)再度夺魁,联合利华(Unilever)和雅诗兰黛集团(Estée Lauder Cos.)位列第二和第三,年销售额分别为 224.9 亿美元和 159 亿美元,此前也曾常年占据前三的宝洁公司(Proctor & Gamble)则以 139 亿的年销售额退居第四。





股东权益通是公司财务健康状况的晴雨表,其计算方式为公司资产减去其负债。




在以各类营收数字为基础进行综合比较的基础上,TOP 100 企业排名形成。而 WWD China 则从榜单中发现了一些亮点,特别做出详尽解读分析,如下。


位列榜单第五位也是亚洲排名最高的企业是来自日本东京的资生堂(Shiseido),其 2019 年销售总额(EST.)达 100.9 亿美元,较上年增长 3.5%。


尽管多个市场面临复杂情况,Shiseido 集团的销售额仍在持续增长,得益于集团旗下知名品牌、集团在中国和旅游零售业的收益,以及其专注于国内市场的核心专业护肤战略。
Shiseido 集团总裁兼 CEO 鱼谷雅彦(Masahiko Uotani) 自 2014 年上任以来便刷新了集团的企业文化。由于业绩突出,集团提前实现 “2020 展望”战略计划,鱼谷的任期延长了五年至 2024 年。
Shiseido 集团持续将营销投入集中在旗下知名品牌和日本制造的产品上,从而提高集团在美洲和欧洲、中东以及非洲地区的盈利能力,并在数字营销和创新方面增投。集团的其他重点关注领域还有建设产能:位于日本那须郡的新工厂于 11 月开张,这是集团近 36 年来的第一家工厂。集团位于横滨的一所新的全球创新中心也已于 4 月开始运营。
去年 11 月,Shiseido 集团美洲公司以 8.45 亿美元的价格抢先收购了纯净护肤品牌醉象(Drunk Elephant),可谓 2019 年美容行业最轰动的并购行动之一。此次收购预计将进一步加强和扩大集团享有盛誉的护肤品业务,并稳固其在美洲市场的盈利。去年 8 月,Shiseido 集团美洲公司还与 Tory Burch 签署了全球许可协议,该协议从 2020 年 1 月 1 日起生效,这两项举措预计都将进一步扩大 Shiseido 集团的全球足迹。

WWD 此前关于 Shiseido 集团收购醉象的报道


尽管市场环境艰难,Shiseido 集团在 2019 年还是实现了销售额增长。由于就业回温和居民收入上升,日本的经济在 10 月份消费税上调和自然灾害抑制消费者支出的阴霾下持续缓慢复苏。虽然日元走强和中国新的电商法规的颁布对销售额产生了负面影响,但是集团加大了亚洲跨境营销活动力度,因此入境游客在日本境内的需求仍然保持坚挺。Shiseido 集团的 Ultimune 红研肌活精华和旗下品牌的底妆产品都显现了良好的销售额增长态势。
在国际市场中,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在香港社会形势等因素的负面影响下仍保持了强劲的整体增长。在中国市场中,Shiseido、Cléde Peau Beauté、IPSA 和 Nars 等知名品牌获得增长。中国市场的电商销售额也因集团强化了与当地线上平台的合作以及数字营销举措而有所上升。
在其余亚太地区中,Laura Mercier 和 Clé de Peau Beauté 表现良好。Elixir、Anessa 和 Dolce & Gabbana 的销售额出现显著增长。韩国市场因市场中存在变数而面临困境。而在东南亚市场,Shiseido 集团在精品门店扩张和营销增投的支撑下也表现良好。
在美洲市场中,尽管疲软的化妆品市场对整体销售产生了负面影响,Shiseido 和 Dolce & Gabbana 的销售额仍然持续增长。集团也继续对旗下品牌 BareMinerals 进行重组,关闭没有盈利的精品门店。
在欧洲、中东及非洲市场,Dolce & Gabbana 和 Narciso Rodriguez 通过新品的强劲表现获得收益,Shiseido 在化妆产品方面表现良好,Nars 的收益持续增长。Clé de Peau Beauté 于 10 月份在伦敦开设了一家精品店,并计划在欧洲继续扩张版图。

CPB 肌肤之钥品牌代言人、女演员 Felicity Jones


旅游零售业作为集团的重点关注领域,显现强劲的增长态势,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亚洲游客流量的增加。世界各地机场促销活动的增加拉动了集团旗下品牌 Shiseido、Clé de Peau Beauté、Nars 和 Anessa 销量的强劲增长,尤其是在韩国、中国和泰国市场中的上升。IPSA 和 Elixir 在这一年里也在机场销售渠道中有了更加活跃的表现。
Shiseido 集团在推进其企业社会责任活动方面也取得了成果。集团建立了一个新的“社会价值创造板块”,旨在促进其在环境、社会和文化方面的价值创造。该板块内的各部门正在环境活动、女性赋权、性别平等以及企业文化方面做出努力。


2019 年的 Coty 集团几乎从未离开过大众视野。

在 CEO Pierre Laubies(Laubies 上任 18 个月后于 2020 年 2 月宣布离职)和的 CFO Pierre André Terisse 新官上任的第一个整年,Coty Inc. 公布了一项旨在扭亏为盈的计划,集团收购了 Kylie Cosmetics 的多数股权,作出了出售其专业美妆板块的决策,并将集团总部迁到了阿姆斯特丹。

从财务角度来看,这项扭亏为盈计划颇为直接,并以提高利润率和偿还债务为中心。该计划也包括了一些较为温和的举措,比如团队重组和高管调动——Edgar Buber 成为 Coty Inc. 美洲及亚太地区总裁;Gianni Pieraccioni 成为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总裁;Fiona Hughes 掌管大众美妆品板块;Simona Cattaneo 被任命为奢侈美妆品板块总裁。目前,集团的主要精力从旗下所有品牌上转移到了集中在少数顶级品牌上。
到目前为止,这项计划结果喜忧参半。
高管们吹捧着集团毛利率提高了 130 个基点的表现,以及大众美妆品板块在财年第四季度显现的“萌芽”迹象。在所有权方面,Coty Inc. 的大股东 JAB 将其持股比例从约 40% 提高到 60%,华尔街分析师认为这是一个良好迹象。
2016 年,Coty Inc. 从宝洁公司手中接管大众美妆品板块,自此以来就一直受到货架空间损失和消费者对大众渠道普遍兴趣不高的困扰。大众美妆品板块在整个集团大家庭中仍然是个问题儿童。2019 年,CoverGirl 品牌重塑失败,该品牌重新回到了其核心消费者的视线中,成为高管们口中的“成果”。而另一个苦苦挣扎的品牌 Clairol 预计将作为专业美妆品板块的撤资部分被出售。

CoverGirl 现已成为受到 Leaping Bunny 认证的“零残忍”品牌


在这一年里,Coty Inc. 还出售了旗下品牌 Younique。2016 年,在时任 CEO Camillo Pane 的领导下,Coty Inc. 收购了 Younique 60% 的股份。Coty Inc. 放弃 Younique 品牌使集团退出了点对点销售模式。
在出售 Younique 后,Coty Inc. 将精力转向了其他业务部门,并最终决定出售其相对稳定的专业美妆品板块。Coty Inc. 还作出了一项半新不旧的举措,集团寄希望于第三方银行 Credit Suisse 来处理这笔出售交易。集团认为这笔交易吸引了大多数大型私募股权公司以及战略买家的兴趣。这笔出售交易预计将在 2020 年年中敲定。作为交易的一部分,Coty Inc. 还在衡量如何处理前 CEO 兼董事长 Bart Becht 收购的巴西市场业务。
在收购方面,Coty Inc. 通过收购 Kylie Cosmetics 的多数股权,成为第一个购买网红品牌股权的战略收购方。WWD 曾于去年 6 月份首次报道这笔交易,这笔交易随后于 11 月正式公开,并于 2020 年 1 月完成。目前,Coty Inc. 持有 Kylie Cosmetics 51% 的股权,集团还计划拓展 Kylie Cosmetics 的护肤和彩妆产品业务。高管表示集团还有可能在其核心能力范围内进行其他收购活动。
2020 年 3 月,Coty Inc. 透露 Laubies 将在集团专业美妆品板块的出售完成后辞去 CEO 一职,这一职位将由Jimmy Choo 的 CEO Pierre Denis 接任。这一消息让集团员工和分析师大吃一惊,但与 Laubies 不同的是,Denis 将美妆体验融入集团,他的任务包括加快集团在 2020 年的销售提升等。

十分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的“榜单”中,Chanel 是唯一一家仅凭借单一品牌便入围前十强的企业。


2019 年对 Chanel 集团来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集团失去了一位传奇——任职长达 36 年的创意总监 Karl Lagerfeld。至于其美妆品板块,Chanel 集团在每个类别和地区都取得了销售额的增长,尤其在亚洲市场和护肤品板块取得了最亮眼的成绩。


Chanel 今年增长最快的护肤品板块在亚洲市场的表现尤为强劲。La Musse,Sublimage,新款 Le Lift 精华和护手霜等产品持续表现良好。在香水方面,Chance Eau Tendre Eau de Parfum 和 Bleu de Chanel Parfum 两款产品的推出,使母品牌 Chance 带动了集团销售额的增长。该细分类别在亚洲和欧洲市场的表现尤其出色。Chanel 集团还在在欧洲、美国和英国推出 Gabrielle Essence 香水,由演员 Margot Robbie 作为产品大使。美妆产品销售额受到新上市的 Rouge Coco Flash 系列口红和 Rouge Allure 系列口红等唇部产品,以及在中国市场的增长的推动。集团还于 2019 年初推出了一款拥有专利并采用微滴颜料技术的创新粉底产品——Les Beiges Eau de Teint。


被誉为“男神收割机”的 Chanel 蔚蓝男士香水(Bleu de Chanel Parfum)


作为一家私营企业,Chanel 集团持续扩大其独立零售和电子商务足迹。去年 11 月,集团在北欧和东欧推出了 11 个电子商务网站,并在中国市场入驻天猫电商平台。实体零售方面,Chanel 集团翻新了其位于巴黎香榭丽舍大道的美容产品旗舰店,并在纽约 SOHO 区开设了一家互动式精品彩妆店。



L Brands 的美妆品类旗下主营 Bath & Body Works 以及 Victoria’s Secret 两大品牌,尽管这一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终是稳住了“榜单”前 10 的地位。


2019 年,Bath & Body Works 的销售额增长了 10%,成为 L Brands 2019 年的亮点,而 Victoria’s Secret 则一直存在着产品落后和观念传递不当的问题,其美容产品销售额下滑至仅略高于 10 亿美元。在这个崇尚身体积极性和多样化的时代,Victoria’s Secret 却仅固守性感的价值传递,从 Savage by Fenty 到 ThirdLove 再到 Aerie 都是如此——其后果便是使得公司的销售直线下降。当时的董事会主席 Leslie Wexner 与涉嫌性交易的富豪 Jeffrey Epstein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使局面变得更加棘手。

2020 年初,L Brands 与私募股权公司 Sycamore Partners 达成协议,以 5.25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陷入困境的 Victoria’s Secret 55% 的股份。作为交易的一部分,L Brands 的董事长 Wexner 退位,由 Sarah Nash 接替。而该交易最终没有实现,于今年 4 月宣布终止。

相比之下,Bath & Body Works 的情况则较为明朗,在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之前,该公司原本计划 2020 年第二季度时将 Bath&Body Works 打造成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

2019 年,Bath & Body Works 的销售额增长至近 52 亿美元,其中实体店销售额约 42 亿美元,直接销售额 9.58 亿美元。品牌也在加拿大和旅游零售渠道新开多店。


Bath & Body Works 线下门店


L Brands 高管在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2019 年该公司的国际业务增长了约 20%,零售销售额约为 4 亿美元。截至本财年年底,Bath & Body Works 约有 266 家国际门店,总门店数为 1739 家。

Bath & Body Works 坚持创新,推出的新款香水受到品牌忠实顾客的喜爱,使其业务不断增长。


此外,今年的“榜单”中还有 3 家由知名博主自创的小众品牌以不俗的业绩入围 100 强,他们分别是来自美国加州的 Anastasia Beverly Hills、来自迪拜的 Huda Beauty,以及来自洛杉矶的 Kylie Cosmetics。



由罗马尼亚的美容界企业家 Anastasia Soare 创办的品牌 Anastasia Beverly Hills 在 2019 年取得了 3 亿美元(EST.)的销售额,同比下降 16.7%,其下降原因大体可归咎为美国化妆品市场普遍疲软,且该品牌本年度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幅打折。


尽管如此,Anastasia Beverly Hills 的眉部彩妆产品仍然保持着销量第一的地位。该品牌是美国眉妆品牌中的第一名,Brow Whiz(极细双头眉笔)是其眉部彩妆产品的销量王牌。


Anastasia Beverly Hills 明星产品 Brow Whiz


品牌也长期与知名博主合作推出联名眼影盘,如与 Jackie Aina、Carli Bybel 以及变装皇后 Alyssa Edwards 等人都有过合作。



Huda Beauty 的创始人 Huda Kattan 被誉为“中东卡戴珊”,拥有超高人气,因为有一门化妆的好手艺于是来到洛杉矶当一位专业彩妆师。2019 年是 Huda Beauty 成立并运营的第一年,其新品发布节奏十分规律——大约每月便有一款新产品面世。Nude Obsession 眼影盘及 Power Bullet 金属唇膏都是品牌的当家明星产品。


Huda Beauty 裸色痴迷(Nude Obsession)眼影盘分深裸色、中裸色、浅裸色三个色号


Huda Beauty 的发展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品牌推出身体高光“Not Your Mama’s Panty Hose”时,由于备货不足,市场需求远远高于备货量,公司销量也因此大受损失。


2019 年,公司的高管队伍不断壮大。Laurent Mialhe 出任首席供应链官,Pierre-Etienne Bureau 出任首席财务官,Susan Kim 则担任起全球数字和美国市场高级副总裁的职务。



Kylie Cosmetics 以同比增长 13%、销售额 2 亿美元(EST.)的业绩“惊险”获得了“榜单”的最后一席。


2019 年,Kylie Cosmetics 成为首个获得大型美容公司收购的博主自创品牌。在 2020 年 1 月初完成的这场交易中,Coty Inc. 获得了该公司51% 的股份,其估值为 12 亿美元。

可以说,Ulta Beauty 的扩张推动了 KYLIE COSMETICS 的业务增长,而该品牌同时也增加了 Ulta Beauty 店铺的客流量。据悉,此前一度作为品牌业务支柱的线上销售已大幅下滑。

品牌还于 2019 年推出了护肤线 Kylie Skin,为公司整体销售额贡献了约 2500 万美元的净销售额。


主打粉色系的 Kylie Skin 产品包装十分少女


以上便是 WWD China 对于“WWD 全球美容企业百强榜单”中一些具有鲜明特色的企业所做出的分析,在下篇中,我们将带来 4 家入围 100 强的中国本土美容企业的相关研究,敬请期待!WWD



来源:WWD

作者:Rachel Liu

网址:http://wwdgreaterchina.com/detail.html?id=2706&pid=61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标签:资生堂国际品牌美容个护海外品牌行业资讯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